袁家村的境界

时间:2019-07-16  单位(部门):大秦置业  作者:付增战  点击:载入中...

对于袁家村,我有一种崇敬之情。

一个原本只有六十二户人家的小村子,依靠五十多户农家乐起步,短短十余年间,成长为中国乡村旅游的领航者,打造出中国乡村振兴的袁家村模式。

袁家村的成功一时间让省内各地市群起效仿,模仿袁家村的建筑模式,模仿袁家村的店面经营,XX古镇、XX小镇、XX民俗村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短短几年竟超过百家。然而,经营一段时间后,这些模仿者们纷纷陷入深深的困惑,一样的建筑风格,一样的经营范围,他们甚至拿尺子丈量过袁家村街道的宽度,丈量过街道铺面的高长,模仿者们不可谓不用心良苦,他们建起的袁家村复制品的“大”和“全”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袁家村这个样本。

令模仿者们悲哀的是,袁家村每年的游客数量已经超过三百万人,营业收入超过十亿元,而且呈现着稳定增长的态势。自己的生意在经过开业之初游客尝鲜式的短暂红火之后,就迅速归于平淡,有的甚至到了举步维艰,难以维持的程度。

学袁家村者死,这成为了乡村旅游界的一个特殊现象。

和爱人、孩子第一次去袁家村是在五、六年前。我是一个狂热的旅游爱好者,我曾经发誓在有生之年要走遍全中国所有的旅游景区,我甚至已经制定出了时间表和路线图。去了袁家村后我就深深的迷恋上了她,迷恋她的街道、迷恋她的美食、迷恋她的淳朴、迷恋她传统中透出的情怀与韵致。后面又带着我的母亲、朋友一次次去袁家村,她们在我的感染之下也不可救药的患上了袁家村迷恋症。这种依赖症就如同世人对一位袅娜多姿的既古典又青春的佳人的迷恋,历久弥新,总想不停的走近,一亲芳泽,欲罢不能。

美人在骨不在皮,袁家村的优秀当然不在她的外在,若是如此,那些模仿者的衣饰打扮有好多超过了她,外表比她光鲜靓丽的多。而至于她的精神内涵,她的骨力,肯定是她致胜的根本,而这一点却往往被人忽视,也是我孜孜探求的方向。

前年我进入了房地产行业,这个行业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而高速增长,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也让从业者们倍感竞争的压力,为了冲出重围不得不加班加点,放弃很多休息时间。周末外出离开日常工作生活的方寸之地成了一种奢望,欲与袁家村一亲芳泽,心向往之,身不能至。

好在不久之后在我们单位的附近有了一座袁家村的民俗饮食城,袁家村总是先人一步,就像她在自己村子里堂而皇之的建起一座汽车站,以方便游客往返一样,现在的袁家村已经开始大举进攻城市,形成了第三产业反哺第一产业的格局。袁家村的民俗饮食城让我流连忘返,虽不能日观袁家村之美景,却可以日啖袁家村之美食。

去袁家村民俗饮食城多了之后,不经意遇到了高君。高君是我失去联系二十多年的老同学,曾经在一个宿舍里摸爬滚打过。高君总是对我说,我的作家同学,你应该写写袁家村,她真的值得你一写。

因为高君,我日益的走近了袁家村的内核,高君是这座民俗饮食城的经理,算是袁家村圈子内的人物。如同事先约好的一样,每次去民俗饮食城我都会遇见他,躲也躲不开,这一几率到现在依然保持着百分之百。高君这个经理最主要的工作任务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而是不停的在各摊位之间来回巡查,看看商户们有什么需要帮助,这是我每次都能遇到他的主要原因。

经常去袁家村民俗饮食城,和高君、商户们都熟络起来,他们的脸上充满着创业的激情,满足的微笑,和我周围许多人的压抑愁苦形成了鲜明对照。在一天天的走近袁家村人的过程中,我也终于洞悉了袁家村公开的秘密。

袁家村的两代带头人郭裕禄书记与郭占武书记,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兴办实业,办起村办建材厂、建筑队,赶上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波浪潮,实现了袁家村的第一次经济腾飞。郭裕禄书记作为远近闻名的农民企业家当选过礼泉县委副书记。到了本世纪初期,因为村办工厂的没落和国家节能环保政策的实施,袁家村和中国许多依靠工业立村的乡村一样,面临着转型的问题。这时袁家村发展的接力棒已经交到了第二代人郭占武书记手上,老郭书记和小郭书记多年来经营实业,早已积攒下不菲的身价,足够他们富足安逸的生活。但两位郭书记的心愿并不在自己生活的好,他们想要带着全村人共同富裕。郭占武书记到全国许多地方参观考察了一圈回来之后,毅然决定在袁家村发展乡村旅游,这在当时已经走在了全省所有地市的前列。

袁家村的乡村旅游从2007年就地改造民俗景观村落起步,从经营关中传统特色餐饮小吃发端,他们想把关中农村的原生态生活呈现给大家,吸引城里人到袁家村来旅游。袁家村人向来敢为人先又自强自立,他们兴办乡村旅游没有要国家一分钱投资,完全是村民们的自发行为。改造兴建民俗景观村落并不难做到,只要做好规划,按图施工就行。经营传统小吃更不难做到,无非是开店卖饭,袁家村的致胜之道在于他的经营之道。

袁家村首先对餐饮业态布局进行了认真规划,最大可能丰富餐饮小吃门类,每个店面都经过严格管理,没有相同店面,一百个商户就要有一百种吃法,避免了内部恶性竞争的现象。铺面通过认领的方式分配给每个商户,一种小吃只有一个商户报名,报名商户直接入选。多人认领一个铺面时,通过现场比赛,公平竞争,选出口味最佳者胜出。政策对谁都一样。

袁家村的铺面起先主要由本村村民经营,后面也有外地人加入了进来,现在更常年有二千多人为袁家村打工。袁家村从不排外,一视同仁,他们的区别只是老村民与新村民的叫法,不管老村民还是新村民,都是袁家村的村民。

袁家村为经营商户建起了铺面,垒好了锅灶,配备了餐具碗筷,统一配发工作服和围裙,商户们只要带着自己的手艺来,就可以立即投入经营。

袁家村为商户投入了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硬件设施,而且不像正常餐饮招商那样的固定收取商户的管理费用,那么她的利润从何而来?袁家村自有妙招,她和商户分成。商户每月产生的利润,和袁家村进行分成,分成比例不一,利润低的分成比例低一些,利润高的,分成比例自然水涨船高。但是袁家村设置了利润分成的上限,保证商户始终有利可图。商户刚刚开始经营,吃不准人流量、客人口味或者材料用量,也许会出现微利甚至亏损,这时候袁家村不但不收取商户任何费用,还会帮助商户在某些方面改进或者安排商户出去学习,等到商户经营正常,有了固定利润时再和商户分成。袁家村利用自己的品牌优势为商户们搭建起了创业的平台,把自己的利益和商户的利益始终捆绑在一起,她在养鸡生蛋而不是杀鸡取卵。

我听说,曾经也有利润较高的商户不愿意和袁家村分成,另起炉灶,重新开张,结果生意一落千丈,从而追悔莫及。

如果有商户利润很高想要扩大经营怎么办?袁家村当然支持,但要求大家都来投资入股。利润高的商户,入股比例受到限制,不能超过一定比例,而日常经营利润相对较低的那些商户,则鼓励入股,入股比例也高。这样做的好处,一是扩大了商户经营,增加了利润空间;二是避免了大鱼吃小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避免了拉大村民之间的贫富差距。

袁家村要求商户们经营所用食材统一由本村或周边定点村落种植、养殖、配送,挣到了食材利润,实现了第三产业反哺第一产业的同时,保证顾客吃到的都是纯天然无公害产品。政策严苛到甚至一锅汤里用了那些原料,一杯酸奶的奶源来自那一头羊都要进行公示监督。每一道小吃,村民都一板一眼的按照传统工艺制作,绝对没有任何添加剂。商户经营的小吃有了剩余,要么全部倒掉,要么商户自己吃掉,绝对不允许再隔夜卖给顾客,确保顾客每天吃到的都是新鲜放心食品。

袁家村配套成立了相关产业公司,一个萝卜一个坑,绝对不养多余人员,管理年游客量三百万人的景区运营人员不到五人。各级管理人员只明确一点,为商户服务是唯一的宗旨,只有商户经营好了,顾客多了,公司才会好,袁家村才会好。袁家村的村干部二十年没有拿过一分钱工资,他们早已生计不愁,只想做一番事业,带领村民共同致富。

袁家村也会开会,每周一次,会上不说大话套话空话,主要讲的是国家政策,强调的是食品安全,解决的是商户们经营中存在的问题。

袁家村也组织培训,他们重视村民教育,专门成立了农民学校,讲授致富经和操作技能。专门设立了“明理堂”,教育村民不忘中国传统文化,不忘忠于国家,不忘孝老爱亲,不忘社会公德。村民们也可以自发讲课,讲什么都行,只要你讲的是正能量,大家爱听就行。

袁家村也很重视年轻人,那些学成归来的年轻人知识多,脑子活,在洽谈业务,加强管理方面都是村里倚重的对象。袁家村不是一个人的袁家村,她是大家的袁家村,她也不是这一代人的袁家村,她是子孙后代的袁家村,她要行稳致远,薪火相传,打造百年袁家村,需要一步步把村里发展的接力棒交到年轻人手上。

我听高君说,袁家村在立足原来乡村旅游的基础上,已经在大西安城区各处建起了十几家类似的民俗饮食城,生意都异常红火,还有几个也都在选址洽谈之中。袁家村早已走出陕西,目前正投入上亿元资金,与山西忻州市政府洽谈合作,准备在当地联合开发建设新的乡村旅游项目。

高君说,好几位中央领导同志和原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多次到袁家村参观,组织各个方面人员来学习取经。王永康还专门邀请郭占武书记为市上相关部门上管理课,一个普普通通的关中农民操着一口关中方言在一帮专家学者面前侃侃而谈,高君为他们的领头人,为他们的村子感到骄傲。

我终于悟出了袁家村的成功之道,大家都好,你才会好!

这是一种格局,更是一种境界。简简单单的八个字,道出了成功的真谛。

大道至简,小到一个个人,大到一个村子,成功的法门不在于心术,而在于境界。

我为郭占武书记感到自豪,他的身上体现出新一代中国农民的眼光与精神追求,一个人带火了一个村子。我也为袁家村感到自豪,她因为境界高远而始终站在了中国乡村振兴的潮头。

希望那些模仿者们会有所感悟。

分享此新闻